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足球门将 >> 正文

【丹枫】租个女友过大年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一辆通往北方一个小镇的列车上,拥挤的车厢里,坐着一对酷似恋人的年青人,他们相对而坐,却各自拿着手机。在不停地发着信息,偶尔还接打一两次电话,喧闹的车厢内无法听清楚他们说话的内容,身前身后的人们也在不停四接打着电话,大声的喧哗着。

火车终于到站了,随着人流,提着大包小包的两个人也下了车。出了站台后,男孩子打了一辆出租车,在几次的讨价还价后,他打开了后侧门,先让女孩坐了上去,然后自己坐在了前座。

“爸妈,这是张心怡,心怡这是我爸,我妈。”下了出租车的李国辉手挽着张心怡把她介绍给父母。

“叔叔好,阿姨好!”张心怡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。

“快上屋,坐炕上,早听国辉说处了个对象,等过年时带回来,我天天盼,咦,咋和照片上的不太像?”李国辉的妈妈拉着张心怡的手上下打量着。

“妈,照片现在都是P的图片,假的,这才是真的。”李国辉笑着解释着。

“快去整吃饭吧,孩子们都饿了。”李国辉的老爸说着话,也看了一眼张心怡,进了后厨房。

“来,洗手,吃饭。”李国辉的妈妈拿出了一块新香皂,和一条新毛巾。

“谢谢!阿姨。”张心怡洗完手接过手巾。

“干嘛这么客气。”李国辉的妈妈满脸喜色,十分喜欢这个面带羞涩的女孩。

张心怡看着一大桌子的菜,不觉心里有些发酸,想到了还在住院的妈妈,不知何时能转危为安,“唉!”不由地轻声叹了口气。

“怎么了?叹什么气?不开心吗?”李国辉看着脸上有些愁容的张心怡。

“没有,真的谢谢阿姨,叔叔为了我弄了这么多菜,太丰盛了。”张心怡强挺着吃了几口,放下了碗筷。

“心怡,过年了,你头一次来,这有三千块钱,算阿姨给你的见面礼。”吃过晚饭,张心怡和李国辉的母亲捡完了碗筷,本来她要洗碗的,被李国辉的妈妈推到了西屋。李国辉家是四间大房子,东西各两间,中间是走廊。东西屋都有暧气,在东屋后厨房有一个锅炉,可带热四间房子的暧气片。

收拾完了厨房的一切,李国辉的妈妈又叫李国辉的爸爸把锅炉烧热,说怕孩子们冷,都住惯了楼房,家里烧得再多也比不上楼里暧和。

李国辉见妈妈手里拿着一沓子钱进了西屋,忙跟了过去,他在东屋看电视,西屋没有电视,其实他不太喜欢看电视。

“妈,您这是干啥?她不会要您的钱的。”李国辉想让妈妈把钱拿回去。

“谢谢!阿姨。”张心怡竟然接过了李国辉妈妈手里的钱。

“你……真要哇!”李国辉眼里出现了惊讶的神色。

“你这孩子,咋说话呢?妈是真给,心怡当然是真要了。”妈妈说完责怪地看了李国辉一眼走出了西屋。

“阿姨,慢走。”张心怡甜嫩嫩地说了一句,还用眼睛瞄了一下有些生气的李国辉。

“拿来。”李国辉见妈妈出了门,他回身关上了房门。

“什么?拿来?”张心怡明知故问。

“别揣着明白装糊涂,钱,拿来,我妈妈给你的钱。”李国辉伸着手在等张心怡把放进兜里的钱拿出来。

“为什么拿出来?这是阿姨给我的见面礼。”张心怡说得理直气壮。

“你有没有搞清楚,我妈妈这钱是给她未来的媳妇儿的,你是么?快拿出来。”李国辉的声音很低,还回头看了一下门口。

“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,就有权要这笔钱,不给,阿姨给我的。”张心怡用手紧紧按住了衣兜,好像李国辉会来动抢的。

“你不是我的未婚妻,只是我租来的,我已给你了租金,这钱你无权要。”李国辉没想到看似文静知书达理的女孩,怎么见钱后就变了个人似的。

“不管咋样,这钱是阿姨给我的,反正……就是我的了。”张心怡的脸红得发烫,她真的想把钱拿出来,给李国辉,当李国辉的妈妈递过钱的那会,她完全可以不接的。可她太需要这笔钱了,虽然它没有多少,但至少可以让妈妈在医院多住些日子。

“你真不给?”李国辉紧盯着张心怡看,他这时才发现,穿着朴素,也没有浓妆艳抹的这个女孩原来竟是这么的美。大大的眼睛清纯害羞地看着自己,里面似有难言之隐,白净的脸上泛起了两朵红云,在灯光下显得妩媚动人,红红的嘴唇更让李国辉心动。奇怪当初在那个租用公司时,为啥没注意到她这么漂亮迷人。

“不给,我……阿姨给我的。”张心怡下狠了心,咬了咬牙,又说了一句。

“那……你得答应我……”李国辉脸也在发烧,而且变成了口吃。

“答应你什么?”张心怡有种预感,不禁有些担心。

“答应……我,不论我提出什么条件,必须无条件顺从,不许反驳。”李国辉一直盯着张心怡看。

“如果我不答应呢?你提出的条件太过份了呢?”张心怡的心砰砰砰地直跳,她已经从李国辉的眼睛里看出了他想要的东西。

“没有如果。”说着话的李国辉几步来到了张心怡的身边,一伸手把她的脸捧在了手里,他俩是面对面站着说话的,张心怡靠在炕沿边,李国辉倚在窗台旁。

“你要干什么?”张心怡本能地伸两手去扳李国辉的手。

“我……”李国辉的眼睛在和张心怡对视的瞬间,他放开了双手,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很可耻,竟然会为了三千块钱,想当流氓。

“算我借你的,这三千,以后我一定会还你的,我知道我是不应该要这笔钱的,但……但你必须遵守条例,不能有动作上的侵犯,不能有身体上的触摸,否则马终止雇佣关系。”张心怡边说边从她放在炕上的背包里取出了一张纸“合同书”。

“好了,算我错了,对不起。不过我很想知道,你为什么那么认钱?”李国辉觉得奇怪,看着文静的这个女孩,为什么会上那种地方,为了两千块钱出租自己,心甘情愿当别人的女友,而且还不知道羞耻地又接拿陌生婆婆给的钱。

“我不想说,反正这笔钱我会还你的,请你遵守合同,也要尊重我。”李国辉从张心怡的眼睛里看到了泪花在闪,和乞求的光。

“好吧,既然你不说,我也不会勉强问的,这是你的隐私。请你放心,我虽然不是学法律的,也懂法,不会轻易地去侵犯你的。”李国辉毕业于建筑工程系,现在一家私企搞图纸设计。

“爸爸,妈妈怎么样了?我可能初一下午到家。”半夜了张心怡听见身边传来李国辉的酣睡声,她悄悄地给父亲发了条短信。

她不敢睡,有些担心。虽然李国辉说过不会侵犯她,但她毕竟先违规在前,如果……她不敢想,只盼天快亮,再过一个晚上,自己就自由了。

天终于亮了,外面传来了鸡报晓的声音,可是这时的张心怡竟然睡着了,而且不知道是后半夜冷的还是怎么的,她居然钻进了李国辉的被窝里,柔软的身子紧贴在李国辉的怀里,手臂还搂着他的腰。第一声的鸡叫,李国辉就醒了,他是被冻醒的,他的后背嗖嗖的冷风,他伸手刚想拽被,忽然发现张心怡躺在他怀里,自己的整条被子全裹在了她的身上。

李国辉吓得一动不敢动,过了好一会。“怎么办?好冷。”李国辉干脆一侧身伸手搂住了张心怡,她的身体软软又暖暖的,他随手把被往自己这边拽了一下,又替她掖了掖被角。

也许是李国辉的动作惊醒了张心怡,她睁开了眼睛,朦朦胧胧地发现自己躺在李国辉的怀里。她悄悄地抬起脸听了听,李国辉睡得正香。

“他没把我怎样吧?”想到这,她想摸一下身体,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只手竟紧紧搂着李国辉的腰,而且一条腿还搭在了他的腿上。

“他千万别醒,别让他看见我这个样子。”张心怡小心地想把手和腿拿回来,这时她又发现自己被李国辉的一条有力的手搂得紧紧的。

“怎么办?”没办法的张心怡只好装睡,其实李国辉也是在假装着没醒,他几乎不敢喘气,还要装出均匀的呼吸声。

“儿子,起床,吃饭了。”妈妈的声音。

“噢!知道了。”李国辉赶紧翻了个身,把张心怡的手轻轻地从身上移开,又把她的腿也从自己的腿上取下了,把被又重新给她盖好。张心怡还在装着没醒,只是翻了一下身,在李国辉下地的那一瞬间,她偷偷地摸了自己的全身一下,所有的衣服全在。

年三十的晚上,全村子鞭炮不断的响,李国辉的几个叔伯兄弟陆续地来了又走了,他也随他们去了几趟叔叔大爷家,张心怡一直没出屋,客气地和来往的人打着招呼。又帮李国辉的妈妈弄饺子馅,包饺子。

“阿姨,我明天就得回家去了。”张心怡边包饺子边对李国辉的妈妈说。

“大初一的走啥?初二走吧,和国辉俩一起,让他也认认丈人门。”李国辉的妈妈觉得儿子似乎对这个对象不那么亲热,总把她一个人扔在西屋,明明不爱看的电视,他也在东屋看,自己不撵他上西屋,他就把这么漂亮的姑娘自己丢在那。

“不用,阿姨我自己回家,我票都订好了的,现在买票费劲了。”张心怡赶紧说了一句。

“是的,妈妈,我明天还有别的事。”李国辉这时正好推门进了屋。

“不行,有什么事?能比去老丈人家的事重要,我都事先买好了东西,心怡明天要走,就走吧,国辉必须去……”“不行……”还没等李国辉的妈妈说完,李国辉和张心怡两个人几乎一齐说了这两个字。

“为啥不行?”一直坐在旁边看电视的李国辉的老爸也问了一句。

“也没什么,就是事先没有通知她家,怕她父母没有准备。”李国辉赶紧回答了父亲。

“这年头,还用啥事先准备,谁家也不缺啥的。”李国辉的妈妈又说了一句。

“那……没火车票了。”李国辉还想找个借口。

“那什么?这事我说了算,就这么定了,怎么没有,现在上网就能订。”

“你真和我上我家?”吃过年夜饭,张心怡先回了西屋,问推门进了屋的李国辉。

“我……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李国辉的这句话不知道怎么说出来的,他的心里充满了矛盾,就在刚刚他接到了女友的微信,告诉他,她初二可能来他家,她过年这两天真的有事,是给一个人当了一回临时的女友,上他家过年去了。李国辉简直不敢相信。“怎么回事?说清楚一些。”他惊讶得几乎以为耳朵失灵了。“是的,就是假装是他的对象,在他的妈妈面前演一场戏,因他妈妈得了肺癌,马上就要离开人世了,所以很希望临终前看见儿子能有个对象……”

“是雇你的吗?”没等女友说完,李国辉激动地问了一句。

“不是,我俩从小一起长大的,直到上了大学才不在了一所学校,他……他妈一直喜欢我。”女友说话停顿了一下,李国辉当然知道为啥。

“他也喜欢你吧?”话一出口李国辉的心酸酸的。

“我……不知道,对不起,能体谅我吗?”女友又说了一些委婉的话,求他原谅她。

“你们住一起了,对不?”李国辉凭自己的经验,就知道。

“是的,可他没碰我,你相信吗?”女友的声音很低。

“我……相信。”李国辉嘴这么说,心在想,“鬼才相信呢?我只相信我自己。”

“我初二去你那,给叔叔阿姨拜年,初六咱一起返城,行不?”女友的声音很迫切。

“你不用回家陪父母吗?我的爸妈有我陪就可以了。”李国辉觉得他们之间不可能再有信任了。

“噢!我知道了,你不会原谅我了,拜拜。”女友发了个小人头像离了线。

李国辉其实一直心里放不下处了两年的女友,就在年前他几次约她见面,她都推说有事不能赴约,问她原因,她吞吞吐吐的欲言又止,让李国辉起了怀疑,决定突然袭击。一个周日,在约她又被拒绝的情况下,去她的宿舍找她。在快到她住宿的路上,他发现她竟和一个男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又搂又抱地在约会。一气之下,他和她提出了分手,又在一气之下决定租个女友回家过年,因他对父母说过,过年带对象回来给父母看的,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,真是不可思议。

“你真的不用去,我的票早订好了的,现在买票很费劲的,你放心,借你的钱,我一定还的。还有,欠条我都写好了,给你。”张心怡的话,打断了李国辉的思绪,她不知什么时候真的写了一个欠条,哪年哪月,张心怡借李国辉人民币三仟元整。

“你办事还挺认真的。”李国辉接过字条不禁又看了张心怡一眼。

“认真,是我做人的标准。”张心怡的眼睛里是真诚。

“我……我想请教你一个问题可以吗?”李国辉把张心怡写的那张欠条放进了羽绒服的里兜。

“什么问题?请教不敢,可以做个参考。”张心怡眼睛亮亮的似乎很感兴趣。

“我想问你,你有男朋友吗?如果有,还可以这样充当别人的女友吗?”李国辉紧紧盯着张心怡那双美丽清纯的大眼睛。

“我已经没有男朋友了,如果有他在,我也许不可能会这样做的。”张心怡的眼睛里有些伤心,说的话也是模棱两可之间。

“你曾经有过男友?为什么分手了?”李国辉凭感觉也会知道,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,怎么能会没有男朋友的。

“可他不知道珍惜我,脚踏两只船,在我和另一女孩中间来回跑,有一天被我发现了。”张心怡一直对自己很有信心的,却没想到,就在腊月廿四那天母亲突遇车祸,司机逃逸。接到爸爸电话的她哭着跑去找男朋友租住的宿舍商量,敲了半天的门,他才磨磨蹭蹭地打开门,看见门外的她又十分吃惊和慌恐。张心怡从来不主动来男友住的地方,那天她绝望无助了,想让他陪自己回家一趟。打了几次电话都没人接,那天是礼拜,他俩其实刚刚分手不到一个小时,张心怡只好含着泪水找上门来,他们住的地方很近,步行十几分钟。可就在她刚想把母亲的事告诉男友时,卧室里竟传出一个女人娇滴滴的声音:“老公……干嘛呢,快点。”张心怡顿时蒙了,傻了!一下子又明白了,她抬起手狠狠地给了男友一个耳光。

“流氓,下流无耻。”哭着跑下了楼。

无奈的她在大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,怎么办?自己大学刚刚毕业,还在单位实习阶段,没有工资为妈妈治病,突然间她竟看到一个租用公司的招牌,还不停地出现一行行的字,很新颖:你想回家过年吗?你还在为没有女友发愁吗?想为你的父母带回个儿媳妇吗?请到本公司来,保你带回一个称心如意的女友,亲朋好友面前给你争足面子。居然还有这样的公司?张心怡就这样推开了这个公司的门。

“原来是这样,那你妈妈现在怎么样了,有没有生命危险?”李国辉听了张心怡说完这一切,不由得替她担心起来。

“昨晚爸爸来微信了,妈妈已脱离危险了,我告诉他我明天能到医院,我……骗他说医院值班。”张心怡是一名正在实习的外科医生。

“我刚刚决定了,明天陪你去医院看你的父母,我马上订票,短途,应该能有,不行就直接包辆出租车。”李国辉在做这个决定的同时,又做了个决定。

“爸妈,家里还有多少现钱,心怡的母亲出了点意外。”李国辉去了趟东屋,在走廊里他把张心怡给他的那张借条从兜里拿出来,撕了。

正在看春晚的李国辉父母,听了儿子说了张心怡妈妈的事,眼睛里充满了焦急和担忧。

“头年卖的包米,三万多,除去留出买种子化肥的钱,又过年花的,还有两万。你拿去吧,人命关天重要。“李国辉的妈妈说着起身站在炕上,从炕柜门的底下,拿出个黑塑料袋,放在炕上,点出两万块钱,剩余的又放进了塑料袋里,送回到柜门底下。

“张……心怡,我订好票了,时间不早了,早点睡吧!”李国辉没有告诉张心怡他在父母那拿了两万元钱的事。

“谢谢你,真的谢谢!”张心怡的眼里满了感激的泪水,她真的有种冲动,如果李国辉再向她提出任何的条件,她都会答应。

“不用客气。”李国辉心疼地看着脸上带着羞涩,眼里满了感激的张心怡,他的心在告诉他,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孩。

成都怎么治疗癫痫病
羊羔疯治疗新突破
导致癫痫病的发作

友情链接:

磊落不羁网 | 文化载体 | 绿豆面膜作用 | 肩袖损伤图解 | 会员购怎么报名 | 锂电隔膜 | 英国旅游行程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