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万万没想到出任 >> 正文

【丁香】枕花听雨眠(小说)

日期:2022-4-19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深秋的雨,淅淅沥沥,朦胧了远处的红灯笼,伸出手指接一滴雨水,便冷到了肩膀。

窗台上瘦小的菊花在雨中无力的弯着身,却也逃不过被雨滴拍的左右晃动,绣花的枕上,寒意丝丝袭来。

“锦年哥哥快醒醒,你又做梦了。”依稀睡梦中,这个二十岁的少年被和他年龄相仿的女子叫醒了。

“瑶儿,怎么回事?我又做梦了?”锦年抚了一把额头,眼神如平湖秋波,无惊无恐的看向瑶儿,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做噩梦了。

“锦年哥哥,你刚刚一直在大喊大叫,把我给吵醒了,我也听不清你喊的是什么?”瑶儿一脸的不解,其中更夹有心疼。

“为什么总是梦到,我在一场大雨中跳下了悬崖,崖上一位女子,看着我,我的心似万刀割裂般的疼。”话语间锦年愁意添了几分,眉皱了起来。

“锦年哥哥,不要想那么多,你现在不是很好吗?”瑶儿天真的眼神,倒让锦年安心了许多。

“没事了瑶儿,你回去睡觉吧!”锦年嘴角扯成了一个小小的弧线,微微点头。

“嗯嗯,锦年哥哥,你也快睡吧,别想太多。”瑶儿最后认真的看了锦年一眼,转身慢慢地走了出去,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。

锦年心里十分沉重,他起身来到窗台,窗前的菊花在无力的低着头,天处的月亮半眯着眼,仿佛一个不小心,袖角碰到了花瓣,发出的细小声音,都能将这安详的一切打破。锦年看着这夜色,他不知道,自己以前到底经历了什么,为什么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,每每想到那个女子,他的心是疼的,可是他却很急切的去想以前的事,总感觉有什么是自己不能忘,还要去做的。

瑶儿,姓沈名瑶,是沈家的大小姐,瑶儿除了有位哥哥以外便再无兄妹,沈瑶有了‘沈’这个姓氏,便注定万事要听父母的。

锦年姓什么,他自己也不记得了,他只知道他认识瑶儿一个人,只有这一个朋友。可是瑶儿却是知道的,他姓萧,他喜欢过一个女子,并为了那女子,可以舍弃性命,然而,这一切瑶儿不愿告诉他,只因为她深爱他。

锦年在窗前站了许久。忽然,一阵风吹来,树干上的几片树叶,哗哗做响,窗台上瘦小的菊花,也摇摇晃晃,眼看花心快要打到花盆上,锦年的心里揪了起来,一阵风过后,小菊花又站了起来。南天上的月亮仿佛害怕了,于是躲了起来,锦年关上窗户,接踵而来的是一颗颗的雨滴,他听着响声,心却如琉璃落地一样,碎了。

第二天清晨,地上零落了几片残叶,青石板上早已没了雨水的痕迹,锦年在雨后的路上走着。迎面瑶儿生气地跑了过来,“锦年哥哥,我爹和我哥又在逼我嫁给那个可恶的江公子,我一点都不喜欢他。”

锦年摸了摸瑶儿的头,“不喜欢就不嫁,你自己的婚姻大事,该你自己做主。”

“锦年哥哥,我要嫁给你,我只喜欢你,”瑶儿坚定的看向锦年,丝毫没有不好意思。

“瑶儿,你又调皮了,”锦年嘻笑着看向她。

“我没有调皮,我就是喜欢你,”瑶儿看到锦年没有表示,其实瑶儿不知到道,锦年对她是没有半点意思的。

锦年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子,只是笑了笑。

“锦年哥哥,我们不要呆在沈府了,我们私奔吧。”

“瑶儿啊!不就是不在沈府吗?怎么改成私奔了,好吧,走就走。”锦年看到她小眼泪啪啪的样子,心也软了很多,他是十分疼瑶儿的。

瑶儿听到这话,刚刚的泪人顿时变成了欢快的小鸟,“说好的话,不许反悔,我去准备行李,就知道锦年哥哥最好了。”

锦年看到她,着实没了办法,只是微微一笑地看着她蹦跳着进了屋里。

待锦年回神,偏巧看到一片枯叶,摇摇摆摆的舞动着,锦年目不转睛的盯着它,“喂,锦年哥哥,走,快走,现在是早上,人少,快走,再晚就来不及了。”锦年闻声转身,墙角处,瑶儿猫着腰走着,还向锦年摆手,锦年走了过去,抓起她,从围墙上翻了出去。“哎呀!这是后院啊!”瑶儿立刻躲到花丛中,打量着四周,嘴里不断嘟囔着,“怎么到这里来了,这下可怎么出去?”

锦年眼睛一转,是条河,“这条河肯定通往府外,我们游出去。”

“好吧好吧!本小姐也是聪明,会游泳!”瑶儿一副十分自信的样子。

“快,过去,现在没人!”锦年猫着腰走到了河边,瑶儿跟在他身后。

两人跳进水中,深秋的河水,透骨的凉,一阵折腾,两人终于游了出来,“冷死我了!终于出来了,锦年?”

“在你身后呢,往哪看呢?”瑶儿回头,看到锦年的头发滴着水,就笑了起来,“锦年哥哥,你也可以这么狼狈。”

锦年笑了笑,朝岸边游去。

羊肠小道,林亦安静,“快走,我们去街上玩。”

走了不消半刻钟。

“瑶儿快看,那儿有人家了,绕过村里就是集镇了。”锦年指着前方炊烟袅袅的地方。

“太好了,我们快走,终于有好吃的了。”一想到有吃的,瑶儿就满身充满了力气,拉起锦年就跑了起来。

两人终于来到街上,这街上好热闹,迎面走来了迎亲的队伍,“你们听说了吗,江家的大公子娶了个平民家的女子,他连沈家的小姐都看不上。”

“哎!说什么呢!怎么是他看不上我……沈家的大小姐了,明明是人家看不上他。”瑶儿朝正在议论的两位夫人喊道。

“有病吧!”两位妇人白了她一眼,转身走开。

“哼,谁会喜欢他。”瑶儿一脸的不服气。

“瑶儿,跟他们生什么气呢!看,那里是什么地方?”锦年指着前方一处华丽的高阁。

“御香阁,早就听说那里的东西很好吃,我们去吃点饭,何况走了这么久了,我的肚子都饿扁了。”瑶儿迫不及待的钻进了御香阁。

“小二,把你们这儿的好吃的都拿出来,要快点,本姑娘都快饿死了。”

“好的,姑娘请稍等,马上给你端来。”小二吆喝着走进了后厨房。

“锦年,这不是锦年吗?”锦年闻声,一位三十多岁的妇人走了过来,锦年只觉得面熟,但终究想不起是谁。“你是?”

“锦年,你不认识我了,我是王婆婆啊!”王婆婆不解的看向他。

“你?认识我?”锦年满脸疑惑。

“锦年,你真的不记得婆婆了。”王婆婆不自信的问到。

“王婆婆快坐下,和我说说你怎么会认识我,我到底怎么了,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。”锦年连忙将王婆婆扶到桌子旁坐下。

“孩子,他们都说你坠崖,死了,婆婆以为你真不在了,伤心了很久。”王婆婆抹了把小泪,抓住了锦年的手。

“婆婆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?”锦年有些着急了。

瑶儿开始担心了,他不想让锦年知道真想,她不想失去他,“锦年哥哥,王婆婆吃饭,吃完饭再说其他的。”

王婆婆看了一眼锦年,锦年在眼巴巴的瞅着她,“静婉嫁给了江家大公子,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。”

“真的,婆婆,快告诉我真相。”

“不记得也好,记得未必是件好事。”王婆婆随即拿起了筷子,一口一口地慢慢咽下,心事重重,直到最后瑶儿硬拉着锦年离去,王婆婆只是心疼的看着锦年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
从午饭过后,锦年都没有说过一句话,面无表情。

锦年和瑶儿住进了一家客栈,心里却一直挥不去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‘静婉’。

秋风欲来,菊花花瓣随风舞动,冰冷的雨滴,一滴一滴,无情地将它湮没在浩浩红尘中,锦年听着雨声,滴答,滴答……这个晚上他没有做梦,也没有落泪,因为是她负了他,她真的嫁去了富贵人家。

第二天早上,锦年拉着瑶儿,“瑶儿我们走吧!”

“去哪?”瑶儿天真的看向锦年。

锦年笑着说,“天下之大,有多远,走多远。”

“好,我们走。”瑶儿一把抱住了他。

锦年终于知道,他最爱的人是静婉,他们青梅竹马,曾爱的那么真,他们发誓永不分开。

命运弄人,静婉的父亲生病,无奈他们同到江府做仆。时光如利刃划镜般无情,静婉却变了,她爱上了荣华富贵,这一切锦年看得出,锦年想带静婉离开江府,她却不肯,锦年硬将她带走,半路被江大公子围截,静婉转身投入江公子怀里,锦年伤心欲绝,转身跳下悬崖。

静婉嫁做了江公子的妻子,锦年知道,她,不爱他,爱的仅仅是高高在上的荣耀。

江公子违背父愿,私自将静婉娶回,沈家一气之下解除婚约。

这个世界上只有瑶儿是真心爱锦年的。瑶儿初识锦年,便喜欢上了他那浑身满满的自信。

有一天她去找他,却偏偏看到他从悬崖上跳了下去,她的心很疼,为什么,他只爱那个女子,不爱自己,但是她还是救起了他,给他吃了可以让人失忆的药,她只愿他永远在自己身边,哪怕他不爱自己。

深秋的雨,依旧淅淅沥沥,雨中一把碎花伞,伞下两个人,悠闲,自在,忘了这尘世。

癫痫病都有什么病症
癫痫病应该怎么治疗有效果
癫痫发作怎么紧急处理好

友情链接:

磊落不羁网 | 文化载体 | 绿豆面膜作用 | 肩袖损伤图解 | 会员购怎么报名 | 锂电隔膜 | 英国旅游行程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