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抚顺房价 >> 正文

【江南小说】徐子

日期:2022-4-24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这个早晨,天气还真是冷。我冻得哆嗦着, 抱着胳膊,去楼下的小卖部买面包。

老板起得早, 开店也早,见了我,笑着问我,又是来为媳妇买早点?

我没好气地说,要是我妈,能让我这么早起来吗?

买了媳妇最爱吃的椰蓉吐司面包, 我又给自己买了盒香烟,顺便抽出一根,塞进嘴里,老板忙取出打火机给我点燃, 我边抽着烟,边拿着面包往回走,路上又碰到小区里的流浪狗欢欢,摇着尾巴追着我,我顺手撕下一块面包扔给它,它摇头晃脑很是感激的低头去吃。

我回了家,媳妇正在洗漱,看了我一眼,不高兴地问:“你吃了?”

我一看面包,顺嘴说:“扯了一块喂狗了。”

话刚一出口,我就知道,完了。是的,完了,媳妇柳眉倒竖,眼珠子瞪起, 满嘴对着我,这个滔滔不绝。我默默地听着,耳朵里满满的。面包放在茶几上,媳妇终于说完了,但还是满脸怒气,把自己打扮得精致漂亮,背起小包, 走了。

面包还留在桌子上, 我倒了杯开水,就着热水, 边喝水,边吃面包。

吃饱喝足,我抬眼一看墙上的时钟,到点儿上班去。

我出了单元门,又看见欢欢,摇着尾巴追着我跑。我就又进了小卖店给它买了根香肠。

到了单位, 其实就是小区里的物业站,我们是某国企房产处下设在各小区的物业站,我是维修工。坐在那里,没活儿, 就唠吧,得啥说啥,时间很快就过去,上午下班时间到了,站里的同事们都说中午出去会餐吧,于是,一群人,连男带女,都去了附近的小饭店。

大家坐好,点好饭菜,要了水酒,男的能喝的就倒上一杯,女的想喝就喝, 不想喝就喝饮料, 就开吃吧。进来一个女人, 先是第一眼看着我,然后看向饭店的菜单。

她又看菜单,又看我, 我就问,美女,咋,认识我?

她就笑了,你忘了我了?

我定定地看着她,想起来了,是我的电大同学, 好几年没见, 越发时髦漂亮。

我在心里衡量着她的前胸和腰身,嘴上客气着,她也寒暄几句,我才知道, 原来她住这附近,中午不想自己做饭,就来楼下的小饭馆买点儿吃。

我又问她老公,她说, 出差了,是某处的处长。我一听,心里顿时转变对她身材的注意, 打起小算盘,处长,在我们这家大型国企,可是很厉害,我可得好好认识一番, 备不住以后可以用得上。于是,我的态度,更加和蔼可亲。

她好像对我很有好感的样子,笑吟吟地和我说着话, 她的饭菜好了,服务员为她打包带走,临别,她告诉我她的手机号,又要了我的,然后说,以后联系,就袅娜的走了。

我重回座位,一个老维修工,嘴里喷着酒气,开我玩笑,说, 你小子, 长得就一表人才,这下又让大美女看中,以后,就怕走桃花运。

另一个同事,电工说,我咋就没有徐子那么好看的样子?爹妈没做主啊。

一个保洁笑呵呵地说, 你底板不正,是因为, 生你的时候,你的脸先着地了,徐子出生的时候,是脸对着太阳,所以, 你俩一个长得靠近地气,一个很阳光。

我打心里佩服这个姐姐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。大家伙又痛快地吃喝了一会儿, 我一高兴,多喝了几杯,到下午上班时间,我们都是一身酒气的回了物业站,可是,这个点儿这个背。物管中心来查岗,其中一个女人,闻到我身上好大的酒味儿,在一圈人里最重,皱着眉头,给我画了个违规,我这个月的奖金,又泡汤了。

晚上我回了家,媳妇早就听说了我的事情,一进门,就把我兜头盖脸的骂了一通,我耷拉着脑袋,耐心地听她说完, 感觉肚里有些饿,就进了厨房,锅冷灶清,啥吃的也没有,我问媳妇,出去吃,还是在家吃?

她寒着脸,说,我晚上有饭局,你自己解决。

我一言不发,就下了楼,找到一家面馆,要了大碗饸饹面,取了一小盘烂腌菜,要了瓶啤酒, 美美地吃喝着。

电话响了,我一看来电显示,是今天刚碰到的那个女同学的。我就接听,她的声音甜甜的,说她家的水管坏了,问我有没有空?

我一口就答应了,处长夫人啊。

吃完饭,打车去了她家, 进门一看, 可不,好几处漏水,我认真地修理。也不知道忙了多久,修完,我起身,身上这个酸软啊。女同学温柔递来一块散发着香气的毛巾,我接过,擦汗, 边说了几句注意的事项。她的眼光里好像有钩子,我也没在意,就告辞了。

回了家, 一看媳妇还没回来,我估摸着她回来可能会胃痛,就烧了壶开水,备好甘草花,等她回来, 泡上喝,多棒。

媳妇很晚才回来,一身酒气,是让一个男同事送回来的,我赶忙迎上去,扶住媳妇,谢过那个那同事,看到他眼里暧昧不明的含义,我的心里有些窝火, 扶媳妇回了卧室躺好, 我给她脱鞋,除去外套,拉上被子,就去准备泡茶,就听媳妇醉里吧唧说, 你们老公都是头头脑脑,咋了?我老公是个工人,咋了?有什么牛的。

我一愣,再看媳妇呼呼睡着了,我也困了,就收拾了一番,轻手轻脚的上床了,迷糊中,就听媳妇,长一声短一声的叫唤,我一下子就醒了,开开灯, 坐起身一看,媳妇面孔扭曲,双手捂着肚子,哼哼唧唧,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。我赶忙给她揉肚子,又下地给她倒水和喝,她还是使劲的叫唤,都在床上来回滚了。

我忙穿戴好, 又给她包裹得严实,用力抱起她,冲出门,下了楼,就往街上跑,好容易拦住一辆出租,坐上就去了医院。

媳妇是急性肠胃炎,送来的及时,输液就好使。我把病床上的被子打开铺在媳妇身上,静静地陪在一边守着她,这一夜,很快就过去,媳妇也不难受了,输完液,我扶着她,出了医院,打上一辆车,就回了家。真巧,还是半夜打的那台车。司机热心地说, 你老公真不错,那么冷, 抱着你,送你去医院。

媳妇哼了一声, 他笨骂,不知道打120?站在寒风里,冻着我,冻着他自己,就没长脑子?冻病了,谁合适?

司机一看我的脸色,不再说话,回了家, 我扶媳妇躺在床上,就去厨房,给她熬粥, 边打电话,从物业站请了假。

媳妇又睡了,我也实在困了,就也躺下睡了。耳边好似有碎玻璃声,吓得我睁开眼睛, 媳妇坐起身子,瞪着眼睛,嘴里不停地说着我, 半天我才听明白,原来是我熬粥,忘了关煤气火儿,媳妇被呛醒,赶忙下地关了火儿,回来看到我睡得那么死,气不打一处来, 叫醒我,就开骂。我默默听着,一言不发。

慢慢地,她骂累了,躺倒床上又睡了。我坐起来, 坐到客厅的沙发里,点起一根烟, 抽着,思考着。

到中午,我从外头饭馆订了几个菜, 带回来, 叫醒媳妇,和她一起乘热吃。手机响,一看是我爸打来的,我一听,是要我晚上和媳妇过去吃饭。我这才想起,是周末了,论理,该回去看看父母。我就和媳妇说,晚上先回我爸妈那里,明天回你父母那里。

她哼了一声,算是答应。我就在饭后,下楼去小卖店,买了俩箱子牛奶。拎回家,媳妇一看,拖长声调问, 都是给你父母的?

我说,都有,你家的和我家的都有。

媳妇嘴一撇,不屑地说,我父母可不喝这种便宜货,我弟弟, 给他们买进口牛奶。

我也没吱声。这么的,到了晚上, 和媳妇打车去了我父母那里。一晚上还行,媳妇和我表现,让我父母很满意。可是吃完饭,我一看电视上演足球, 我就没动,坐着看电视。媳妇收拾了饭桌,看我就是坐着看电视,也不干活,就很不高兴, 叫我, 徐子,你把饭桌搬到阳台, 把茶几搬回来。

我看上瘾了,还是不动,媳妇提高声音又叫了一声,我啊了一声就是不动, 眼珠子钉在电视屏幕上。媳妇气恼起来,挡着我爸妈的面,指着我说,徐子,我就是看不起你,臭工人,懂事吗?

我看了媳妇一眼,起身挪桌子, 媳妇又唠叨了我几句, 父母脸色拉了下来,我赶忙带着媳妇告辞, 心里也是堵得慌。回了家, 我坐下抽着烟一言不发, 媳妇看了看我,嘴角一撇, 就去洗漱,准备上床。很快她从卫生间出来, 穿着小吊带裙,头发披散着,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我。

我媳妇是个美人。父母都是干部,家里有钱,当初是看上我样子出色, 就和我交往, 我会哄人, 哄得她心里热乎乎, 不顾父母反对, 硬是和我在一起,很快我俩就结了婚。生活在一起,矛盾多了。媳妇家里规矩多, 也被她带到自己的生活里。要干净,要讲究,她定下的规矩,我觉得麻烦,就一样不照着做, 媳妇很是生气,她先是嘟囔,后来,干脆就责骂我。气得我动手打了她一下,这可是捅了马蜂窝,她哭哭啼啼地回了娘家,再回家, 身后一大队人,都是她娘家亲戚,她父母打头,严厉地把我训了一顿, 我听得几乎发疯了,想要发作, 可是,我的泰山大人口才了得,做了多年领导干部,察言观色入目三分, 不等我开口,就先说话, 句句大道理,说得我哑口无言。我只好沉默。

自此,我不敢再对媳妇动手,有的时候说的话重了, 我岳母就会上门,义正词严地教育我, 我不会说,只能听,有一次居然听到睡着了,呼噜声伤了岳母的心, 于是她给我工人阶级的父母打电话,父母亲来了,用朴素的话语教育着我。

我爸说,你他妈的娶了媳妇就是给她气受的?有本事就把日子过好, 没本事就消停点。

我妈说,好好过吧,别穷折腾了。

我岳母一听就撇嘴,我媳妇也很不乐意,都嫌我父母说话粗,可是,我就听他们的,父母吗,身体又都不好,再为操心,成啥了?自此我学会了,在媳妇面前老实,不说话。

此刻媳妇的意思我知道, 是要上床鱼水之欢, 可是,我的心里很淡。就当看不见她,我抽了一颗烟,起身穿上外衣,拉开门,媳妇扑过来,气急败坏地问,干啥去?

我也不看她, 把她推到一边,就出门了。走到楼下,寒风扑面, 冻得我缩了下身子。迎面一个黑影,跑过来对我汪汪叫着,还摇着尾巴,是欢欢。有个女人的声音喊,欢欢,回来。欢欢就跑了回去。

想了起来,小卖部老板说过,欢欢让一对新搬来小区的住户收养了,对待还不错。欢欢都有个家了。我心里一酸,大步走着,去哪里?

我茫然,寒风扑面。走了好一会儿, 冻得我几乎失去知觉,看到路边的一个小旅馆我走了进去, 身上的钱还够用,我又问了一句,长住多少钱?

老板暧昧地看了我一眼,问,找伴不?我认识条儿顺的,也便宜。

我说,我就想清清静静的住。

我在小旅馆住了下来, 当晚又给我一个好朋友打了电话, 他打车给我送了一笔钱, 我就用这,做了以后长住的定金和生活费。

一个月!我出了上下班,根本连家也不回。媳妇疯了,找到单位,我做好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, 听她说, 任她哭,我就是个铁人。她失落地走了。

我岳父母动用一切关系找到我,约我,我不去,他们找上门,再不像以前那样对我严厉,客气但明显看得出来,在压抑怒火,说,你到底想怎样?丽丽怎么了?你要不想过,就离婚好了,别这么害人。

我笑,说, 好啊,离吧。啥时候都行。

我岳父母惊呆了。我岳母尖刻地说,离婚, 你可啥也没有。

我说, 房子是我家买的。

我岳母说, 装修,家具,家电都是我们家拿的钱, 再说,就凭你那几个钱, 天天抽烟喝酒, 还打麻将,没本事挣来大钱,家里的费用还都是我女儿掏呢,你凭什么要房子?

我说, 那我啥也不要,离婚就好,啥时候都行, 是上民政局,法院都行。

岳父母难以置信地看着我,我只是沉默,默默抽着烟。

岳父终于开口,好吧,我们走吧。

我等他们走了,自己也晃晃悠悠出门,找了个烧烤摊,要了几十串羊肉串,要了一瓶白酒,吃着, 喝着。手机响,我取出一看,不是媳妇,是我那个女同学的。她在电话里很关切地说听说了我的事情,问我有什么要帮忙的。

我说,以前是有那个想法,觉得认识你,接近你老公,可以换个好工作,我媳妇是坐办公室的,老是看不起我,比我挣得还多, 老是说我坏话, 可是,我要和她离婚了,你老公我也用不上了。

她在电话里声音很轻地说,其实,我早就离婚了。

我愣了一下,她问,你来吗?我等你。

我说好。

起身打车就去她家。上电大时候,我这个女同学就对我有意思,可是,那时候正和媳妇谈恋爱,就没把她放在心上。

到了她家,一进门,她热烈地迎过来,还未说话, 我就冲上前,紧紧拥抱住她,手上不老实,使劲摸着,嘴在她香滑的脸上用力啃着,她积极迎合着。我的身体迅速膨胀,就在我以为自己要陷入温柔乡时候,大门迅速被拉开,好像一个人影扑过来,我头上一阵剧痛, 眼前一黑,失去了知觉。

等我悠悠醒来, 四下一看,发现自己是在医院,头上包着纱布,媳妇坐在一边。多时不见, 她是廋了。我也不看她, 但心里不知怎么,就一酸。

媳妇也不和说话,就陪在一边坐着,神态很疲倦。我问,打算来离婚了?

媳妇淡淡说,你让人打了一闷棍, 你妈一听说,也病了,你爸照顾呢,所以,等你出院了再说。

我心里一紧, 忙问,我妈病得严重吗?

媳妇哼了一声,不理我,顾自坐在一旁。我要起身,头好疼,又躺了下去,媳妇讽刺我,好吗,和一个女人鬼混,没沾上啥便宜,换来个满头白布,躺在医院。

中医怎么样治癫痫
癫痫患者易产生哪些心理问题
儿童癫痫在南京哪家医院看

友情链接:

磊落不羁网 | 文化载体 | 绿豆面膜作用 | 肩袖损伤图解 | 会员购怎么报名 | 锂电隔膜 | 英国旅游行程单